知不可乎骤得

流水账的庭院日常

自家庭院日常。
大概是记录一些让我很想记录的事儿吧。

1
“今天鬼使黑打结界的时候被镜姬反死了吗?”
“两次。”

2.
“守结界没出什么事儿吧?”
“验证了把酒吞放过来确实有兵俑的效果。今天有个人为了打死酒吞被姑姑打死了。”
“酒吞还好吗?”
“很好。反正最后一下他没挨着就已经死了。荒川怎么样?”
“镰鼬给他留了火,结果打了两个白字,加起来大概是鬼使黑没出暴击的一下普攻吧。正在隔壁家结界怀疑人生呢。”

3.
“说起来阿爸最近拿了不少白蛋?”
“他已经用白蛋给白蛋升五星了。”

4.
“其实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先给荒川升五星,而不是酒吞。”
“因为……没茨木?”

5.
“协同斗技打的很难吗?”
“镰鼬疯了,听说是二段一半时间没跑赢。其实应该让爷爷去的,但是没爷爷的位置了。”
“……打火机不是隔壁寮的吗,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镰鼬说的,虽然三个脑袋一起说话真的有够吵的……”
“鬼使黑和姑姑都去了,那隔壁寮出的谁?”
“雪女和雨女,两个大姐姐。隔壁都是女孩子,而我们这儿……唉。”

6.
“那个蛋怎么全身金灿灿的,御魂比我都好?”
“生命心眼,暴伤魅妖,防御破势,你要?”
“……不要。”

7.
“隔壁寮的阎魔说我们有猫饼。”
“…又怎么了?”
“刚才斗鸡碰上了,隔壁看到我们寮也有阎魔就先沉默了她,但是我们家的速度御魂是优先供应镰鼬而不是阎魔大人的,于是镰鼬速度更快,拉了波条,鬼使黑就一刀砍死了一个又收走一个,对面被直接气跑了。”
“其实我觉得我们这画风挺清纯不做作的,毕竟阿爸优先升镰鼬速度的理由是结界防守不能用阎魔。”

8.
“怎么又没钱了?”
“有钱过?”
“明明我们都不赌魂?”
“因为阿爸傻,非,还沉迷抽卡。”

9.
“今天鬼使黑大人打到暴击御魂了吗?”
“没有。”
“今天姑姑打到二号位带暴击的攻击针女了吗?”
“也没有。”
“那今天打到了啥?”
“你的御魂+3材料。”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