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可乎骤得

【酒茨】夜行之鬼(1)

现代paro,设定比较鬼畜,半传说向,茨木依然是鬼,酒吞在酒吞童子退治时死亡,转世在现代。
梗是芝加哥的海,不过明明挺悲伤的梗我大概写不出悲伤了,文风一个没刹住神特么欢脱。
·高亮,带已经老夫老妻的博晴和只负责打酱油的鬼使兄弟玩。

酒吞起床就发现茨木又不见了。
比起第一次的震惊,他只觉得无力吐槽。
在确定茨木不是又去附近的公园溜圈儿顺便学习现代文化后,酒吞轻车熟路的摸出手机打给了晴明。
第一遍没打通,酒吞啧了一声换成了源博雅的手机号。又耐心地等了半分钟,才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安倍晴明明显精力不足明显昨晚做某些少儿不宜的事做到太晚的声音: “……喂?”
“茨木又不见了,你去找找。”说完就啪一声挂了电话去折腾自己的早饭。
妈的死给。
十分钟后晴明把电话打回来:“茨木是去了爱宕山那边,鬼使兄弟已经去找人了。但是茨木好像被人看到了……”
啪的一声,酒吞又挂了电话。晴明后半句话他都会背了:这段时间你看着他点,被别的阴阳师发现了就糟糕了。瘫在沙发上酒吞第四百二十次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接下茨木这个麻烦。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晴明,性别男,爱好源博雅,职业神棍阴阳师兼职法律顾问,酒吞的女神红叶的男神。
酒吞,性别男,爱好女,职业霸道总裁兼职黑社会老大,遇到晴明前的坚定唯物主义者。
酒吞一直看晴明不顺眼,因为大学时有段时间苦恋晴明的红叶被晴明的双胞胎兄弟黑晴明坑成了一个小太妹。虽然后来在晴明的帮助下恢复了过来,但是依然给酒吞留下了极为糟糕的印象。
他们俩在大学时关系并不好,毕业后更是毫无交集——直到有一天,安倍晴明不请自来,带着一个穿着一身破旧铠甲,浑像正在出cos的白毛。

“安倍晴明,本大爷和你不熟吧?”
“话虽如此,但是我找了很久,并没有找到强大到能镇压他的阴阳师,所以现在也只有把他托付给你了。毕竟,他认定你就是当年的鬼王酒吞童子,只有由你来照看他,才能让这个大妖甘心被现代的规则束缚。”
他们说话时,茨木坐在酒吞家的沙发上盯着自己的鬼爪一脸放空。
“如果你不接受他的话……大概就永无宁日了呢。”
酒吞嗤笑一声。
晴明说:“如果你需要证明,可能会造成一些损害。”
说着他慢悠悠放了个守的结界,然后对茨木说:“fhxbsysjBSj。”
原谅酒吞真的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但是一直安静装雕像的茨木显然听懂了。那双黑沉沉的鬼眸中瞬间亮起鎏金的光泽,大妖长笑一声,空荡荡的一侧袖管按向地面。
卡擦一声脆响。
酒吞一脸震惊的看着退回地狱的那只鬼手——他毫不怀疑,若不是晴明提前布下了结界,这整栋小公寓都会化为灰烬。
“就是这样……你怎么看?”晴明手一翻收起来之前捏紧的缚咒,问酒吞。
酒吞很想说我有句mmp一定要讲。

那之后茨木就留在了酒吞的家里。
平心而论,茨木是个很省心的鬼。不需要管他吃,反正饿不死;不需要腾地方给他,反正他一年四季只穿那身破铠甲,觉也不怎么睡;最开始茨木还试图骚扰酒吞,后来发现酒吞是真的听不懂他说什么后也就安静了,像一个真正的鬼一样悄无声息。这么个鬼养在家里,酒吞竟丝毫没被影响到生活,只当多了个随叫随到的酒友。
除了一点:他会乱跑。
茨木第一次自己跑出去时酒吞隔了两天才发现,发现的瞬间被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冲进房间就给晴明打电话,生怕晚一点电视上就开始播放神秘男子突现东京街头一巴掌捏断了整条马路的新闻。
晴明当时不知是在何处,电话里满是鬼哭狼嚎的刺耳尖叫。他说:“等会儿我找人去查一下。”就挂了电话。
如果没听错,挂电话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急急如律令,伴随着博雅“这鬼怎么这么吵”的抱怨声。
……真是不懂你们阴阳师。
酒吞按了按额头,决定喝点酒冷静一下。
五分钟后一个一身黑还背着巨大镰刀的古装青年大喇喇直接穿过墙壁走进他的房子,看到他就特别自然地开口:“duqvsufJSpJjs。”
酒吞放下酒杯抹把脸,只觉得先前的紧张完全被这群不靠谱的家伙冲没了:“说人话。”
青年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抱歉,我忘了你已经转世了……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在北边那家烤肉很好吃的店边上的公园里,他让我们转告你,他就是去那儿逛逛,很快回来。”
“这样么。”酒吞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
青年耸耸肩,抱着镰刀转身离开了。他的身子已经有一半消失在墙里时,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又扭过头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鬼使黑,是阎魔大人的手下。”
酒吞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酒吞,没有童子。”
可是他话才说了一半,青年就已经走的影子都没了——虽说他本就没有影子。
酒吞对着那面墙撇撇嘴。一个一半脸和身子融合在墙里还在不停说话的人,这个场景绝对非常适合恐怖片。可惜这日了狗的生活分明是个末流编剧写的搞笑玄幻片,还是个喜欢写外星文的编剧。

那天下午时茨木一脸若有所思的走了回来,脚上的铃铛叮当作响。酒吞扔开手里的文件同他鸡同鸭讲地比划了半天,才约定好以后出门要留下消息通知一声。
于是三个月后酒吞就攒出了一打茨木出品的鬼画符。这家伙特别喜欢变成一个美女的样子在外面晃悠,穿着传统和服温柔写意的美人用修长白皙的右臂撑着纸伞,丝毫看不出原身独角黑瞳的怪诞模样,每回出门都免不了招几个男人回来,还给酒吞挡了不少桃花,让酒吞深觉自己是上辈子欠他的。

但是。
偏偏有个但是。
茨木有一天又不见了——不留鬼画符那种。
酒吞一脸放空地将找他茬的几个小混混揍倒在地,一屁股坐在新堆成的人肉垫子上对着湛蓝的天空思考人生。
一身白衣的白发青年从地底飘出来,慢悠悠开口:“酒吞童子,茨木只是去做一件必须做的事情了,你大可以不必担心,两天后他就会赶回来。”
酒吞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叼在嘴里,没有点燃,一脸深沉:“我不是在担心他。”
“那就好。”青年点点头。
酒吞说:“不知道窝藏核弹级杀伤力的恐怖分子要判多少年。”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担心判刑的问题。阎魔大人会欢迎你来冥府小住些时日的。”
酒吞手顿了顿,烟被捏成两段,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

那天傍晚茨木就回来了,回来后一反常态,带着近乎狂热的表情对酒吞用那种诡异的语言叽里呱啦了到半夜。
酒吞好不容易把这位大妖哄睡着了,一脸生无可恋地在凌晨三点打电话给晴明。秒接。
“晴明,茨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酒吞说:“他一脸要我成仙的表情跟我叨叨了十多个小时。”
晴明打了个哈欠:“反正你也听不懂,就当有人装修扰民呗。”
“安倍晴明,你要是不说清楚本大爷明天就带着茨木住你家去。”
“……啧。”晴明顿了顿,回答,“他应该去参加百鬼夜行了。”
“百鬼夜行?”酒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说的是鬼怪传说里的百鬼夜行。
“不要再问百鬼夜行是什么这种白痴问题,问谷歌去。”博雅抢过手机有气无力地补充,然后啪的一声,电话挂了。
酒吞翻了个白眼。本大爷在你们看来就是个连百鬼夜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吗?
——自从收养了茨木,他就已经去把关于茨木童子的怪谈补的一清二楚,包括与之相关的所有鬼怪传说。也就是酒吞童子退治的故事看的他脖子疼。酒吞和茨木的故事止于酒吞童子退治后茨木报仇无果取走自己的手臂,那之后依然偶有人类误入百鬼夜行的传说,但是这些传说也已经和茨木毫无关系了。
甚至于,所有妖怪,都已经失落在传说里了。

tbc.
接下去待我慢慢卡文【。】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