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可乎骤得

【博晴】花季

讲个鬼故事,这篇我本来是打算当情人节贺文的。
双向暗恋,花吐paro。
本来设定是两个人一起吐花但是实在想不好让博雅吐什么花合适所以最后砍了设定重写成这样。
题文无关。

(1)
“所以说,这是一种病?”晴明有些头疼地用扇子敲了敲掌心。
“是的。”八百比丘尼伸手接住一瓣从晴明口中吐出的花瓣,“花吐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晴明鲜艳的嘴唇抿出一个凝重的弧度:“如果得不到治疗,这个病会怎么样?”
“会死。”八百比丘尼说。
“这样啊……虽然美丽,但依然是很严重的病呢。”晴明轻声叹了口气,柔软的花瓣从他唇角飘落,混进风中。
八百比丘尼捻着那柔软的粉红花瓣,微微笑了笑:“是樱花呢。”
“大约是因为现在是樱花的花季吧。”阴阳师不置可否,“花吐症……这个病有办法治疗么?”
“当然有啊。”八百比丘尼笑吟吟地回答,“患病的人只要亲吻自己爱的人,就能痊愈了。”
“……”晴明沉默了一下,“八百比丘尼,我们在讨论的,是一种病吧?”
“虽然很难相信,但确实是如此。”美丽的占卜师笑容如秋月般娴静,只是语气里的调侃味道怎么也躲不掉,“只要一个吻而已,晴明大人不会害羞吧?”
晴明啪的打开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庞,垂下的眼帘让人看不清其中神色:“倒不是害羞的问题……我并没有心仪的女子。”
“晴明大人。”八百比丘尼依然笑着,并不担忧,“您早已感觉到了,不是吗?”
不等晴明回答,她将眸光投向庭院的大门:“看,他来了。”
话音刚落,博雅便推开了门:“晴明,八百比丘尼,要吃椿饼吗?”

(2)
虽然传说中这种病非常严重,但是庭院中不管是人还是妖都没有感到分毫不安。
甚至桃花妖还专门拿了个小袋子,嘱咐小纸人将晴明吐出的花瓣收集起来给女孩儿们做香囊。
“你们还真是对我有信心啊。”晴明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带着点狡黠,像极了一只白狐,“要是我真的因为花瓣吐的太多死了,这些花瓣可得记得放回来。”
“才不会呢。”萤草捧着小小的布袋,皱了皱鼻子。明明是反驳的话语,依然是轻轻柔柔的。
——晴明大人这样的人,能被他喜欢上,又怎敢不欣喜若狂地将自己的心完全交给他呢?

(3)
那夜的月亮很美。
帚神将落叶扫成整齐的一堆,点起来就是个明亮的篝火。青行灯说这种温暖的氛围并不适合怪谈,于是最后大家开始玩游戏。
游戏照例是女孩子们决定的。
听说是西洋的一种游戏,规则非常简单,占卜的签文上标明编号,每人取一支,抽到大吉的人可以按照编号或签文要求抽到那支签的人做一件事。
这游戏并不是非常有趣,可是看自己熟悉的人做些尴尬的事总会颇觉好玩。
比如山兔抽到大吉时,要求12号签和中吉签“邪灵恶鬼”手拉手绕着众人跑一圈,于是鬼使黑只好一脸无奈地自己拉着自己的手跑起来。又比如小鹿抽到大吉时,提出的要求是3号签和5号签赛跑——可是镰鼬三兄弟每人拿了一支签,恰好有3号5号在其中。
当樱花妖拿到大吉时,她思索了一会儿,大约实在想不到该提出怎样的条件,便说:“请让拿到9号签的人提出一个条件吧。”
神乐慢吞吞亮出手中的签来。
“那么,请6号去亲吻17号吧。”女孩的目光在众人间滑过,用一贯的平淡语气说。
博雅对着自己的6号签思考了一下把这签毁尸灭迹的可能性有多大,就听见晴明带着点苦恼的意味开口:“神乐,你这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他修长的指间夹着的,正是17号签。
神乐朝他笑了笑,重复了一遍:“请6号去亲吻17号吧。6号是谁呢?”
博雅摊开了手中的签。

(4)
博雅亲上来的时候脸完全红透了,让晴明不合时宜的想笑。
博雅几乎是撞上来的,牙齿磕了一下他的嘴唇,有些疼。双唇相接的那一瞬,他感觉到博雅全身都绷紧了,显得极为僵硬。然后博雅就像要逃避什么一样,飞快地把头挪开,大步跨到自己原本坐的位置,脸上的红色较之前更甚:“好……好了。神乐,你怎么会想到这么奇怪的要求的啊。”
神乐眨了眨眼,慢吞吞道:“我并没有说是要像情人间那样亲吻嘴唇啊。”
——脸颊,额头,都可以,是你自己选择了嘴唇呢。

(5)
晴明咳嗽一声,感觉嗓子有些痒。
一朵漂亮的樱花在他唇间出现。
这是一朵完整的樱花,栩栩如生,仿佛正开放在树上。
“晴明大人,看来您的病已经好了啊。”八百比丘尼说,“恭喜。”

(6)
——这种病叫花吐症, 患病的人只要亲吻自己爱的人,就能痊愈了。
“晴明,你……”
“嗯,我喜欢你,博雅。”
“那真是太好了,虽然不是很想说出来……不过我还是要说,我也喜欢你。”
——喜欢到肝肠寸断,不能自已那么喜欢。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