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可乎骤得

【夜叉x晴明】口是心非

放飞自我。脑洞是带着夜叉验脸的时候开的,突的多了特别帅的夜叉和明明比夜叉输出高主要还是辅助的晴明_(:з」∠)_
今天十一连又出了阎魔……阎魔姐姐我知道你爱我但我攒了这么久的欧气真的不想让一个有了的ssr断我非酋啊!!!!
因为残念所以本该是糖的东西变成了刀。
邪教cp和ooc的文。
这tag怎么打……

1.
“本大爷要战斗。”
这是夜叉被晴明召唤出后说的第一句话。
浑然不顾这时他脆弱到连天邪鬼都能轻易杀死。
阴阳师微不可查的愣了愣,随即点头:“好。”

2.
该如何说呢。
大概是夜叉喜欢戏弄人类的天性吧,虽然不知为何他会屈尊和弱小的人类缔结契约,但对于契约的内容,他是决计没有遵守的。
又一次抢在姑获鸟前用一记黄泉之海用光了鬼火,明明余力未尽,却在一下冲击后毫不犹豫的收手,近乎挑衅的看向晴明。
晴明有些无奈地摇头微笑,柔软的嘴唇微动,守护的结界罩下,为他挡住妖物一次次的袭击。而姑获鸟懒洋洋的又戳了一剑,浑然没有半点担心的模样。
夜叉觉得有点不开心。
真是愚蠢而懦弱的人类啊,为什么要容忍一个弱者阻碍强者前进的步伐,又何必做出这等毫无必要的守护姿态?真是不可理喻。

3.
“你为什么总是想引起晴明大人的注意呢?”后来有一天,座敷童子这么问他。
夜叉哼了一声:“本大爷什么时候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了?”
“明明一直是吖。”山兔凑过来,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总是想要让晴明大人生气,总是想要让晴明大人为难——”
“本大爷想这么做而已。”夜叉一口否定,“和那个家伙没关系。”
晴明冷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语气与其说是无奈,倒不如说是玩笑:“还在战斗中,请不要走神啊,各位。”
“真是啰嗦。”夜叉撇撇嘴,武器重重落下,黄泉之海席卷过对阵的妖物们,浪潮涌动,许久后才平息,而那些小妖,早就不知被浪潮卷去何处了。
“这种时刻,真是强大啊……”转身时他理所当然的听见阴阳师低声喟叹。
没错,理所当然。

4.
夜里,青行灯会聚集众人一起讲自己的故事。
妖怪们并不都是喜欢分享过往的,但既然晴明对此有兴趣,他们也不会抵触就是了。
今夜轮到了夜叉。
他想了很久,讲了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人类,诅咒他会失去珍惜的东西,然后被他失手杀死。
鬼使白看到晴明在聆听时不住的皱眉,最后终于舒展开。他在想什么呢?
“不愧是恶鬼夜叉啊。”青行灯轻轻笑着,语气听不出情绪。
“没有珍惜的东西,是很可悲的啊。”晴明用夜叉最不喜欢的语调说。
夜叉只是哼笑。这么久了,他终于不再和晴明争辩这些善恶之类的东西——反正谁也说服不了谁,不是吗?
阎魔玩弄着判官垂落的长发,问:“你真的没有珍惜的东西吗?”
掌管着审判的威严女皇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仿佛窥见了他的灵魂:“是没有,还是你不想承认?”
“从来没有。”夜叉斩钉截铁地回答。
即使有也注定会失去的东西,要来何用?

5.
“你走吧。”
这是阴阳师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于是夜叉转身就走,未曾回头。

6.
安倍晴明依然是安倍晴明,夜叉也依然是夜叉。
偶尔夜叉听到别的妖怪说起晴明,说到晴明的式神们忘记了自己和晴明的契约羁绊,说到这位第一阴阳师弄丢了自己的记忆还精神分裂把平安京搞的一团糟。
晴明也偶尔听人们说起夜叉,说到那个喜欢戏弄人类的恶鬼又屠戮了一个村庄,说到那个可怕的恶鬼不知为何永不踏足平安京附近。
只是晴明不记得他曾有过一个任性的式神叫夜叉。
但夜叉记得自己曾与一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定下过契约。那个阴阳师笑起来会带着点狡黠的味道,会带着点无奈纵容他的戏耍,也会毫不犹豫解除与他的契约……逼他在自己忘记后,仍然记得。
人类真是脆弱而不可理喻的生物。
——本大爷一点不想记得你啊混蛋。
让脆弱而愚蠢的人类的诅咒应验这种事,实在是太不愉快了。

7.
——我诅咒你,也会失去自己珍惜的东西!
——哈,这也算得上诅咒?
——你,你不害怕失去珍惜的东西吗?
——反正已经失去了,又有什么好怕的。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