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可乎骤得

[博晴/原著向]差别待遇

作为永远活在话里的老基友,我其实也很奇怪我们午饭都在讨论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叶和清疏:

和老基友聊天的时候聊出来的脑洞。
感觉原著里所有人对博晴两人的关系都有点心照不宣,有事找晴明,博雅你去;找不到晴明,没事,放博雅,他肯定见得到;请晴明除鬼,哦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博雅大人肯定跟你一起来,一起来就一起来吧。
…简直没眼看。
-------------------


1
是夏。庭院里丛生的杂草早已将一切花朵都整个埋没了进去,灿烂的阳光将天地蒸出浓浓的暑气,唯有夏虫仍在不知疲倦的啁鸣着。
外廊下铺着两张蒲团。身着唐衣的女子坐在中央,静静给两边的空杯都斟满酒。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啊…”
其中一张蒲团上坐着的朝臣徒劳的抬起衣袖擦拭着额上的汗水。他看着眼前的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不由露出半是苦笑半是哀求的表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我实在不是为了喝酒才来您这里的…”


“我知道,但小酌两杯也无可不可。”
晴明答的却很轻松。他仍旧身裹宽松的白色狩衣,浑身不见一滴汗,像是对炎热毫无所觉。
他端起酒杯凑近自己艳泽的朱唇边,悠然的饮下一口才道:
“反正您就算再急,也于事无补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但…”
那朝臣勉勉强强的一抹笑都要挂不住了。他都快哭了。
“总之,还请晴明大人今晚务必光临寒舍一趟!那、那个恶鬼今晚会来的!我所能仰仗的只有晴明大人了啊!”


酒杯又在掌心里把玩了两圈才被放到地板上。晴明朝着对方低头一礼,脸上浮现出满含歉意的笑容来。
“非常抱歉,今晚我实在来不了。但我可以向您承诺,今晚您只要紧闭门窗不放任何东西进屋来,必是安然无恙的。”
“这…”
“您若是还不放心,我可以给您写几张符。”
“有、有劳了…但可否问一下晴明大人今晚有何要事?”


“哦。”晴明保持着微笑,若无其事地回答,“今晚约好了要与源博雅大人一起喝酒呀。”
“…………”


2
“请问您有几个晚上是没有约了博雅大人一起喝酒的…”
“啊,可能是不太多。”
晴明继续微笑。
“但毕竟有约在先嘛,和博雅大人喝酒怎么说也都还是一等一的要事啊。”
“…………”


3
——土御门大路的那位安倍晴明大人啊,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还不是拿他没办法。
的确,传闻大抵不错。


这位可怜的朝臣攥着视作救命稻草的几张符咒走了,走时表情还带着一点茫然。
而等到他临近黄昏时办完宫内的事,在往清凉殿的方向迎面遇见走来的源博雅时,他的表情就变得更加茫然了。
博雅注意到了他,礼貌的向他问了好。短暂寒暄几句后博雅问道:
“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不不,没有…那个…”他犹豫了半晌还是问了出口,“博雅大人您今晚可有什么安排吗?”
“正要去清凉殿啊,今晚轮到我值更了。”
朝臣如遭重创。
紧接着一句咆哮冲口而出:
“博雅大人您今夜居然不去晴明大人那里吗!”
“……”
这下,他算是成功做到叫博雅也同他一样变得一脸茫然了。
“我…我为什么非得去晴明那儿不可呢…”


3
“——事情就是这样。”
月光轻盈的落下,铺在微微荡漾的酒面上。博雅一边说着,一边把杯中酒和着月华一道饮尽。
在他的对面,晴明倚着廊柱而坐,正微弯起眼睛笑的开心。
“都被人这样当场戳穿了,你就别笑了好不好?”
“唔。”
“还在笑。我这边可是很尴尬的啊。”
“抱歉,抱歉。”
嘴里虽然这样说,晴明唇边的笑意却一点也没减少。
博雅看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拜托啦晴明,以后就算你偷懒不想帮忙,也别总拿我当挡箭牌好不好?”
“我也是没想到你那晚会有事嘛,还以为你一定会来的。”
“……”
“你来了我就不算是骗人了。”
“明明人家先来请你,你却拿这之后才给我的邀约来回绝人家,这样不好吧?”
“不行吗?”
晴明朝他的方向微微倾身,眼底藏着犹如檐外星辰般细碎明亮的笑意。
“我说过了,和博雅你一起喝酒才是一等一的要事嘛,相比起来其他事都得先放在一边才好。”


4
“别总拽上我当借口啊…偷懒就是偷懒嘛。”
博雅小声嘟哝。一盏灯火的映照下,他的双颊泛着微红。
“呵呵。”晴明重新慵懒的靠回廊柱上,悠然的喝起了酒。他笑的更开心了。
博雅实在没脾气了。
“你别再笑我啦。”
“我没有笑你。”
“…算了。”


博雅摇了摇头,边拿起酒瓶给自己斟酒边说道:“不过,晴明啊…”
“什么?”
“昨天被那位大人抓了个正着,他后来死死的拉住我说要我再来找你帮忙…”
“你答应了?”
“也没办法嘛!谁叫你随便说谎骗别人,根本就不好意思拒绝啊。”
“嗯,确实是我的错。”
“所以这两天还是走一趟吧,晴明?”
晴明想了想,最后痛快的点了头。
“好吧,既然是你要求的,那就没办法了。”
“你肯去了?”
“嗯。”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5
——土御门大路的那位安倍晴明大人啊,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还不是拿他没办法。
——哦,除非你是源博雅。


“诶…?要我找晴明帮忙吗?”
“是的!”
“您自己去阴阳寮那边找他不行吗?…一定要我?”
“是、是的!老实说,我已经去拜访许多次了,可怎么都见不到晴明大人…”
“……”
“大家都说,如果是博雅大人的话,一定找得到晴明大人也一定能让晴明大人答应帮忙的!所以,拜托了!”
“……”


答应,还是不答应?如果不答应,该用什么理由拒绝?
今天的博雅,依旧为此苦恼不已。


6
转眼秋意渐深。庭院里荒草慢慢露出颓势,聒噪的夏虫也换作了叫声凄切的秋虫。
外廊下铺着两张蒲团。身着唐衣的女子坐在中央,静静给两边的空杯都斟满酒。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啊…”
其中一张蒲团上坐着的贵族看着眼前的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我实在不是为了喝酒才来您这里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总之,还请晴明大人今晚务必光临寒舍一趟!”
“非常抱歉,今晚我实在来不了…”
没等晴明说完,那贵族便急急切切的大声打断了他。
“如果晴明大人今晚的要事是与博雅大人喝酒的话,您先喝,喝完了与博雅大人同来也绝无问题!”
“……”
“请您务必与博雅大人一道赏光!”
“…哦、哦,好的。”


7
综上,形影不离斩妖除鬼二人组就是这么炼成的。


Fin

评论(9)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