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可乎骤得

【博晴】人间黄泉路

就是那天抽签抽到人间黄泉路这条时冒出来的脑洞。
欧美圈混久了已经有两年没写过这种毫不奔放的文风了……想含蓄又做不到于是行文诡异,节奏诡异,不过应该还看得懂【。】
以上。

博雅独自踏入冥界时,不期然想起了上次他们来时的情景。
由黑白鬼使引路,一行人除了八百比丘尼全都踏上这条黄泉道,阴阳师眉眼间带着抹不去的肃穆走在他之前,莫名让人安心。
而这次,他放弃了【人】的身份,孤身于此,来寻找一抹不知是否仍在的孤魂。

“你会死。”
“那又怎样。连自己的朋友都保护不了,又能算什么男人。”

“是博雅大人吗?”有少女清脆的声音传来。源博雅循声望去,是孟婆。小丫头坐在她的大锅上,笑容灿烂地跑过来。
“啊,是我。好久不见了,孟婆。”
“呀,怎么不见晴明大人?”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有些惊奇地问。
源博雅微微叹了口气:“这正是我想问你的。你有见过晴明吗?”
“没有呢,晴明大人虽然是强大的阴阳师,但毕竟是生人,不会跑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孟婆止住了话,沉默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她重新开口,小心翼翼地问:“晴明大人还好吗?”
博雅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他前些日子突然得了失魂,八百比丘尼占卜后只知道他陷落在冥界了。”

占卜师抿着唇给出占卜的结果。
人间黄泉路。
明明是不应死去的生魂,却无故陷落地府。鬼使兄弟未曾得到分毫消息,偷看了判官的生死簿也并无线索。鬼使黑甚至跑去找了阎魔,阎魔之眼看破一切,偏偏窥不破阴阳师自己设下的障眼法。

“那……要孟婆酱帮你去问问船夫吗?”正在做客的山兔探出一个小脑袋,“如果晴明大人来过的话,船夫一定知道的!”
博雅摇了摇头:“鬼使白先前已经问过了,船夫没有记录过晴明的名字。而且如果晴明不想的话,他渡河并不需要惊动船夫。”
他曾赞叹于晴明术法的强大,可相应的,他此刻无比憎恶这份强大。
这个笨蛋,到底把自己弄到哪里去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和魂魄间的联系就会被阴气斩断,也就是真的死去了。”八百比丘尼低声说。
“晴明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年轻的武士暴躁地将手中茶盏砸在了阴阳师往日书写符文的几案上。
少女不安地摆弄着手中的伞,自我安慰般念道:“也许晴明是遇到什么事要处理,耽误了吧。”
博雅在庭院中又转了几圈,决然道:“我去找他。”

山兔努力想了想,歪过小脑袋:“那就没办法了呀……蛙先生,蛙先生,你有办法吗?”
山蛙咕了一声:“你们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诶诶诶小祖宗你轻点!!!痛痛痛!!!!”
博雅握着弓,虽然早有预料,心中仍不免有些失望。
“如果你要去找晴明的话,只有沿着黄泉路向前走。”阎魔的声音遥遥传来。
“但是迷失在了黄泉路上,可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博雅说:“告诉我路在哪里。”

“没有晴明施法,你想要去地府找他,就只有真正死去。”
“我们能维持你身体的生机七日不灭,但若第七天你还不回来……过了头七的亡魂,是回不了家的。”

熟悉的蝙蝠扇压上肩头,武士回头,看到白发阴阳师诧异的眉眼。他的蓝色狩衣依然一尘不染,眼角的红痕鲜艳如初,仿佛并未魂魄离体多日流浪于黄泉路上。
“博雅……?你怎么在这里?”
“这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啊,关于这件事的话,有个魂找我,他在我睡梦中将我带到了这里,但是他想叫我做的事太荒谬了,我拒绝了他。这个家伙恼羞成怒,让我迷失在了这里。”
“你这家伙,真能惹麻烦啊。”博雅嘟囔了一声,“阎魔说她看不到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晴明眨眨眼,扇子指向自己用言灵撑开的守护结界:“你说这个?黄泉路上有很多徘徊的恶鬼,我只有隔绝自己的气息避免被他们察觉了。”
“嘁……那赶紧回去吧,神乐快急死了。就一条路还能找不回来,你天天在外头跑怎么没丢呢。”博雅拉过青年向来路走去。
“这……就和黄泉路本身有关了。”
说来也怪,来时长长的路途在回时缩成了脚下数步。晴明甚至还没想好怎么和博雅解释什么是黄泉路,孟婆的小店就已经出现在眼前。
……
黄泉路什么时候这么好走了?
晴明对上博雅理所当然的表情,有些头疼地用蝙蝠扇敲了敲额头。

“哎,晴明,要是那时候我没找到你,你会怎么办?”贵族青年依靠在樱花树下,看着粉色的花朵落在阴阳师的白发上,给这出尘的白狐之子添了些许人气。
晴明停笔,浅浅的笑起来:“我知道,我一定是能回来的。”
“哦?”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枚签文递给博雅,那是他每日卜求的运卦。
“人间黄泉路……”博雅一字一句念出上面的话。
“切记有归途。”晴明垂下眼补上下半句话,“只是我没想到……我的归途是你。博雅。”
“小吉啊,看来你最近运气一般。”
“不,博雅,这已经是极好的运气了。这是连大吉都比不上的运气。”
是怎样的运气呢。他坐在书案前,注视着显然正摸不着头脑的博雅,眼角鲜艳的红痕里浅浅的漾出一点笑来。
是怎样的运气呢。能与你相遇。
是怎样的运气呢。能有你拉着我的手,走过黄泉路,终老人世间。

评论(4)

热度(122)